麦子金服主动停止交易事出有因 鲈乡小贷或涉20亿投资骗局-浏览者-财经天下-从这里纵享丝滑的财经产经,娱乐八卦,科技科学,百科生活的味道. '); })();
麦子金服主动停止交易事出有因 鲈乡小贷或涉20亿投资骗局
生活百科
王兴明
2018-01-04 15:51:1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时发现,揭洋和揭维亮均为同一案件的被执行人。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CCCR,其中一位股东“Yang Jie”和一位董事“Mr. Weiliang 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

  2018年开局,互金行业最受关注的事件,无疑是麦子金服和鲈乡小贷之争。

  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公告称,主动终止与鲈乡小贷股权互换交易。这意味着,麦子金服反向收购上市宣告失败。

  自2017年8月牵手合作,不过四个月,双方便针锋相对,关系宣告破裂。鲈乡小贷指责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麦子金服则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

  但双方均未透露合作失败的真正原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多方采访了解,一个20亿元投资骗局隐现背后,安徽“天合联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或与鲈乡小贷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双方对此均保持缄默。

  争端始末

  此前,麦子金服计划通过反向收购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对麦子金服来说,争取快速上市是个很重要的选择,反向收购上市比较快。于是找到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CCCR(即鲈乡小贷)洽谈合作。从经营范围、小贷牌照来看,CCCR都是比较合适的收购标的,可以实现较快速且低成本上市。”1月3日,接近麦子金服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017年8月,CCCR公告称,经过董事会批准,CCCR与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即麦子金服)签署股份交换协议。根据该股份交换协议,CCCR已同意收购麦子金服所有已发行股票,以该公司152586795股普通股作为交换(简称“收购”)。一旦完成此项收购,该公司将持有麦子金服100%股权,交易完成后,CCCR的现有股东预计将保留公司约12%的所有权权益,而出售方麦子金服的股东将持有该公司约88%的股份。

  “鲈乡小贷在海外有个公司CCCR,CCCR通过协议方式控制鲈乡小贷;同理,麦子金服也有个海外公司,即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至于反向收购,首先双方签订换股协议,CCCR收购红高粱;然后红高粱的股东拥有合并后CCCR 88%股份,CCCR原有股东则持有12%股份。”上述接近麦子金服人士介绍。

  “原本此事一直在推进中,已经向SEC提交相关材料,等待问询和审核。”该人士表示。

  始料未及的是,2017年末,麦子金服和鲈乡小贷的矛盾突然公开化。

  2017年12月底,鲈乡小贷首先发布公告,指责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随后,麦子金服反击,发布《麦子金服未违反与鲈乡小贷换股协议中任何条款》,并称“我们正敦促CCCR在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第五次文件(14A)中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包括但不限于交易过程、交易成本、交易内容等)。”

  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发布公告,主动终止与鲈乡小贷股权互换交易。

  或涉20亿投资骗局

  那么,麦子金服所称的“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究竟指什么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多方了解,其背后,或涉及20亿元的投资骗局。

  2017年12月15日,合肥市公安局官网披露,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日前破获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资金近20亿元,涉案犯罪嫌疑人20多人。

  公告称,“经查,从2014年开始,揭某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航旅科技有限公司,以加盟销售飞机票、成为代理商为名吸收社会资金并承诺高额回报。2015年10月,揭某携汪某、邱某来到六安注册成立安徽航旅科技有限公司,以同样手法开始向公众宣传。同年12月,在揭某的指示下,汪某和邱某在合肥注册成立了‘天合联盟’并开展业务。”

  “该公司成立后,每天两次在公司经营地举办推介会向外虚假宣传,宣称公司是做股权众筹的金融公司,通过吸收资金循环运转,来拉升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的股值,再把股票升值挣来的钱回报给投资人。”

  “经查,该公司在未取得相关金融部门许可的情况下,以投资股票为由,对外虚假宣传并承诺高额回报,诱使社会不特定对象投资,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目前该案已提起公诉。”

  2017年12月17日,据央视报道,目前,合肥警方已经抓获20多名主要涉案嫌疑人,其中17人被提起公诉,公司主要负责人揭洋仍然在逃,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3月至2015年11月,深圳市航旅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揭洋;2015年11月至今,变更为杨日云,主要成员包括揭维亮,现任监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时发现,揭洋和揭维亮均为同一案件的被执行人。

  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CCCR,其中一位股东“Yang Jie”和一位董事“Mr. Weiliang 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CCCR公告发现,“Mr. Weiliang Jie”,29岁,自2016年5月起担任本公司董事,从2008年至2015年,他担任“Shenzhen Tianhe Union Technology Co, Ltd”营销经理;“Yang Jie”则持有CCCR22.3%股份。

  对于上述情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麦子金服和鲈乡小贷方面求证,双方均不做回应,亦未否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