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浏览者-财经天下-从这里纵享丝滑的财经产经,娱乐八卦,科技科学,百科生活的味道. '); })();
四川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
财经产经
2018-04-11 10:49:17

  四川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

  近日,与记者说起那次差点变味的宴席,四川省盐亭县供电公司党员王旭东又红了脸——当时为孩子筹备升学宴,酒店订好了、客人也邀请了,但自己却突然“变卦”了。原来,县供电公司纪委书记收到王旭东递交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报告表》后,发现其宴请对象中包括单位同事和2名管理对象,立即对他进行了面对面约谈。

  一针见血的提醒,让王旭东坐立不安,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出了汗”。约谈后,他及时“刹住了车”,把宴请范围缩小至亲朋好友。

  类似的“红脸出汗”,去年一年在四川省超过3.3万件次,今年第一季度有6446件次。四川省委主动担起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省纪委坚持把纪律挺在前面,省监委成立后又明确把监察监督挺在前面,把握运用好“四种形态”,既拔“烂树”,更护“森林”,推动政治生态向好发展。

  压实责任——

  厘清认识 抓常抓长

  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是否意味着反腐败要松一松了?曾经,有的党员干部对运用“四种形态”存有疑惑和侥幸心理。

  实践“四种形态”,四川从思想纠偏开始。

  “腐化堕落的根本原因是思想滑坡,必须把思想教育作为遏制腐败的基础性工作。”四川省委主要领导表示,把谈话函询作为防微杜渐、警醒干部的有效形式,并带头践行“四种形态”。2017年,四川省委主要领导先后约谈市(州)党委书记、省政府党组成员、贫困县县委书记等人,与领导干部个人谈话200余人次。

  “‘四种形态’是加强对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教育管理监督的有力措施,坚持违纪必究、执纪必严,抓早抓小、动辄则咎,这说明执纪不是松了,而是更严了……”去年4月,四川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雁飞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结合具体案例,深刻诠释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内涵。

  全面从严治党,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主责在党委。四川省委坚持以上率下,通过细化量化责任清单、开展约谈、述责述廉、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及常态化的“红脸出汗”,切实扛起管党治党政治责任。

  全省各级党组织主要负责人按照要求,开展经常性约谈提醒,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层层压实责任,把管和治更多体现在日常工作中,把运用“四种形态”落实到具体行动上。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适应“四种形态”新要求,不断转变执纪理念,提出了推动监督执纪从“抓关键少数”向“管住大多数”转变、从“抓大放小”向“抓早抓小”转变等六个转变理念。推动建立批评教育、谈话函询、了解反馈、组织处理、党纪处分实施等15项制度规定,完善与组织部门、司法机关案件通报及协商机制等,变“单打独斗”为“齐抓共管”,共同推进“四种形态”落在实处。

  “省市县各级监委成立后的全员培训中,也多次要求我们要转变工作理念,把握运用好‘四种形态’。”一位转隶干部告诉记者,这既是要求,也是挑战,并表示将在干中学、学中干。

  红脸出汗——

  防止“小错”酿成“大错”

  “四川煤监局安全技术中心副主任何川主持召开质量管理体系专题培训会后,违规接受分管的矿用品检验所邀请,参加会后聚餐并饮酒,共计消费3387元,以业务接待费名义用公款报销。何川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全部费用由违规参与公款吃喝人员个人承担。”

  像这样,点名道姓直击问题、及时通报曝光干部违纪问题,在四川已成常态。

  为了更好地把握运用“四种形态”尤其是第一种形态,让“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四川省纪委出台准确适用“四种形态”的意见,明确每一种形态的适用情形和处置方式,严格标准和程序。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谈话函询工作办法,强调“早用”“多用”“严用”,明确谈话函询适用的情形。同时,要求谈话函询情况必须在民主生活会上作说明。

  “不能等犯了错再‘秋后算账’,要多点‘婆婆嘴’,发现苗头性问题或轻微违纪的,就要找本人谈谈,或者在支部会、民主生活会上点点他的名字,让他‘出出汗’,使党员干部守住底线。”王雁飞多次提出要求。

  四川省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相关负责人介绍,四川省委制定了《关于在省一级开展谈话提醒工作的实施方案》,对谈话提醒的主体和范围、启动条件、实施程序等作出了明确规定,对监督考核提出了具体要求,组织省领导结合各自工作分工,对省管干部谈话提醒全覆盖。各市(州)、县(市、区)党委,省直各部门党组(党委)也参照方案制定本地、本部门实施方案,及时开展本级谈话提醒工作。

  分段立尺——

  对执迷不悟者严惩不贷

  “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实质是将严明纪律具体化,抓早抓小,做到动辄则咎,使管党治党从只盯少数人向管住大多数转变。”四川省纪委监委案管室相关负责人介绍。把第一种形态作为日常监督管理的重要手段,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今年第一季度谈话函询6446件次,同比增长19.9%。

  随着“四种形态”的广泛运用,越来越多的党员干部及其他公职人员主动交代问题,但仍有极少数人抱着侥幸心理,换着花样对抗组织审查和监察调查。

  四川一大型国有企业原副总经理任某就是典型。

  在初核过程中,办案人员对任某进行了耐心教育,要求其主动说明问题,争取从轻处理。但是他拒不配合组织调查,找托词、编故事,与有关人员串供,企图蒙混过关。

  综合考虑性质情节、觉悟态度等因素,四川省纪委决定对他严查重处,任某最终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

  “我们还严肃查处了两起厅级干部违纪典型案件:一起是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由副厅级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一起是某市政协原副主席,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由副厅级降为正科级。”四川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四川省纪委监委严格执纪,对严重违纪者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的一个缩影。

  惩治极少数这一手不能软。四川对严重违纪甚至涉嫌违法,执迷不悟、拒绝挽救的坚决依纪依法严肃处理。2017年,四川严肃查处了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伍丕光,省政府政务服务和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原党委委员、副主任刘谦祥等一批不收敛不收手的党员领导干部。今年,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尺度不松,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今年第一季度,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处置问题线索近1.11万件,立案5689件,处分2248人,其中,查处市厅级干部10人、县处级干部135人。(本报记者 何旭)

相关文章